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会员动态 > 文化动态 > 金融清廉文化 > 河南历史人物勤廉事迹 向敏中:宠辱不易志
河南历史人物勤廉事迹 向敏中:宠辱不易志
编辑:发布时间: 2020-10-21 17:14 浏览:

向敏中(949-1020 ),字常之,开封(今河南开封)人 ,官至左仆射。


向敏中的父亲曾任后汉符离令,性情严肃刚毅,为官清廉。向敏中虽是家中的独子,但父亲对他要求极为严格,“躬自教督,不假颜色”。在父亲言传身教、潜移默化下,成年后的向敏中胸怀大志,刻苦自励,养成了宠辱不惊,甘于清贫的性格。


太平兴国五年(980年),向敏中进士及第,自从开始了他的几十年的仕途生活。


宋太宗年间,向敏中在大理寺任职。当时,那里有一个潜规则,一旦没收了赃物,总要分给执法的官员。向敏中坚守为官做人底线,“独不受”,一文不拿,碍于面子,众人也不好伸手,但这无疑也触犯了某些人的既得利益。此时,恰好有一个案件涉及向敏中的岳父,虽然向敏中事先已按原则申请了主动回避,但还是被莫名其妙连累,淳化二年(991年),向敏中出朝担任广州知州。


向敏中在广州兼任管理市舶事务,这个别人眼中极肥的差使,前任此职的官员大多涉嫌贪腐。对于这个易于滋生腐败的环境,向敏中提早作了防备。上任前,他提好准备好了所用财物,甚至连日常用药也一应俱全。这样,就任期间无所需求的他,不但坚守了自己的为官原则,造福了百姓,而且留下了清正廉洁好名声。太宗得知后,不仅为向敏中升迁了官职,而且还亲拟书信交付中书省,赞称向敏中为名臣,不久向敏中又被任命为枢密直学士。


当时,枢密院管辖的通进银台司,主管出纳书奏,有颇多的事情梗塞不通,有时甚至漏失,向敏中据实奏说此事,担心边远地区送来的机密失事,建议设专局处理,皇上下诏命敏中与张咏二人管理专局。见太宗欲委向敏中以大任,有忌妒之人便污蔑他与贪官皇甫侃有牵连。后经查实,敏中虽然看到皇甫侃私僮送来的要求他为之开脱的书信,但不曾启封便退了回去。太宗听说后,大为大为惊异,此后一百多天,向敏中得以多次提拔,官拜同知枢密院事,成为朝廷重臣。


天禧元年(1017年),向敏中升任右仆射兼门下侍郎,监修国史。就职当天,宋真宗认为,自他即位以来,不曾封过仆射,现在把此官授给向敏中,向敏中应该非常高兴,理当大宴宾客表示庆祝,于是就私下派向敏中的亲家李宗谔去暗访。但谁知,敏中“门阑寂然”。每每李宗谔提及迁擢之事,向敏中只是“但唯唯”“复唯唯”“亦唯唯”,自始没说一句话。李宗谔又派人到厨房打听,是否有亲戚宾客来饮酒赴宴,有没有亲戚宾客的宴会,得到的回复也是没有一人。皇上听到此种情况汇报,笑着说:“向敏中大耐官职。”


落职不悲,升迁不喜,向敏中为四十年,“大任三十年”始终守道如初,为官如故,全不把个人的得失放在心上,克己奉公,勤于政事。


天禧四年(1020年),向敏中在任上离世,终年七十二岁。真宗亲自临丧,伤心痛哭,并为他废朝三日,追赠其为太尉、中书令,谥号文简。宋史评价他说:“向敏中耻受赃物之赐以远其污,预避市舶之嫌以全其廉,坚拒皇甫侃之书以免其累,拜罢之际,喜愠不形,亦可谓有宰相之风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