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会员动态 > 文化动态 > 金融清廉文化 > 河南历史人物勤廉事迹 沈鲤:伊洛真儒
河南历史人物勤廉事迹 沈鲤:伊洛真儒
编辑:发布时间: 2020-09-09 16:07 浏览:

《荀子·儒效》中有这样一句话:“志安公,行安修,知通统类,如是则可谓大儒矣。大儒者,天子三公也。”意思是说如果一个人能立志做到安公行修、兼容并蓄,就能成为“大儒”,成为帝王之师。


沈鲤,这位明代来自商丘虞城的读书人做到了。他成为三代帝王之师,做到了位极人臣。他的学生,那个在历史上因荒废朝政而出名的万历皇帝,也由衷地赞叹自己的老师是“乾坤正气,伊洛真儒”。


“君子和而不党”。真正的君子并不十分注重人际往来中的利益纠葛,但在大是大非面前却勇于坚持立场。沈鲤就是这样要求自己的。


他初入朝时,是在首辅张居正的指导下出任神宗万历皇帝的经筵讲官的,因此,他对张居正一向十分敬重和感激,称其为老师。


在他任翰林院掌院学士期间,有一次宰相张居正有了病,满朝官员都趁机巴结张居正,争先恐后带着厚礼去“看望”,并为张首辅设坛祈祷。人们都以为沈鲤是应该去的,但他却不去。


有同僚劝他说:“不要说你与张首辅有特殊感情,就是念同官之谊,也应该去呀!”


沈鲤说:“事情不能只论感情,也不能论同官不同官,当论其可与不可。现在带上厚礼去探望首辅的人,为首辅设坛祈祷的人,其目的都是为了巴结首辅,目的不纯。朝中兴此巴结之风是不正之风,所以我不去凑这个热闹。”


“致君尧舜上,再使风俗淳”,这一直是沈鲤的梦想。虽然万历不是个好皇帝,但沈鲤依然恪尽职守,竭力拯救时弊,挽大厦于未倾。


当时民俗侈靡,官家尤甚。为此,沈鲤考校先朝典制,将丧葬祭祀、冠礼婚仪、宫室规模、器物服饰全部“定为中制”,颁行天下。神宗忧虑久旱成灾,步行到天坛祈祷,并打算分别派遣大臣祷告天下名山大川。


沈鲤认为使臣往来,驿道骚然,恐怕会加重百姓负担,不如皇上斋戒三日,将祷告文书交给太常寺,由他们代为致祭,同时,罢去各地寺院道观的祈祷活动。


起初,藩府有事奏请,总会贿赂宫中的宦官居中通融,礼部大臣不敢违忤,藩王就能如愿以偿。到了沈鲤执政时,一改惯例,拒绝宦官请托。宦官得不到好处,都很怨恨,经常在皇帝面前说沈鲤的坏话。万历渐渐开始猜疑,多次责问沈鲤,并剥夺了他的俸禄。


“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,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。”对于沈鲤来说,无论身处何方或身处何职,心中牵挂的永远是天下苍生。


公元1588年,受到排挤的沈鲤告老还乡。但他并没有赋闲在家,仍然上书万历,极陈息政之弊,希望皇上振作勤政,励精图治。他看到黄河中下游多次决口泛滥,民患不断,于是又为民请命,修复古黄河两道大堤。


在修复黄河大堤的10余年里,朝廷划拨过来的银子断档了,沈鲤就自己筹措资金。由于修筑了这两道大堤“河南州县始免冲决”,当地百姓终于可以免受水灾之患了。


当时,明神宗派出宦官充任矿监税使。矿监所到之处,民穷财尽。沈鲤在给万历皇帝的《请罢矿税疏》中痛陈矿监税使之弊端,要求停止此弊政。后来又多次重申此议,但万历皇帝均不理会。1605年夏至日,沈鲤借万历召见之际,再次陈说矿监税使害民情形,连身边的太监听了都为之戚然。沈鲤又说,矿使四出,天下名山大川灵气破坏殆尽,恐怕对天子身体不利。神宗万历方才恐惧,问沈鲤如何补救。沈鲤回答:“没有其他办法,只需要马上停止开凿,灵气自然就会恢复。”一个多月后,神宗颁旨各地停止开矿。这一切都是沈鲤努力争取的结果。


相对于同时期高拱、张居正诸人群星拱月般耀眼,而沈鲤则显得低调了许多。他是一个真正的大儒,他不会在意鲜花和掌声,他只是默默地用行动践行着一个读书人的理想。能用一生所学为国为民做点实事,能把自己的名字留于青史,对于他来说,此生已经足矣!